自序:心灵之约,有你,有我

“嗨,你好!我是青音,你是哪一位呢?”当我满头白发时,再回忆起这句我生命中说过最多次的问候,牙齿掉光也会露出最灿烂的笑吧…

你还好吗?谢谢你多年来听我“说话”。

我是个以“说”为工作的人,但其实,我也爱“写”,书写于我,像一个不用刻意就能热乎起来的朋友,我做节目时的语言也是这样,于是总有听众说,一听我的声音心就能静下来,那或许是因为我的语言不是想出来的,而是从心里汩汩流淌出来的,它们来自我的心,才能这样安然的流进你的心里吧。

没错,这是用了心的十五年!十五年里,我从话筒走向电视银屏,从传统媒体转战自媒体,以主持人为依托,跨界社会心理工作者,我活成了广播主持人里一个“特立独行的存在”,也终于成为了“想成为的自己”。

不过,对大多数中国人来说,“活成自己”还是一件格外艰难的事,因为总有无数的“瞎操心”会各种提醒规劝和警告你“come on baby,只有像我们这样活着,你才是安全的!跟我们不一样?你!休想!”于是,“剩女”是可怜的,“同性恋”是可耻的,“离婚”等于失败,“单身”等于社会公害,只要你跟大多数人不同,你就活脱脱是个“错”——可是,凭什么?这一切谁定的?

当人被“标签化”,心灵就容易被“异化”;当社会不能对每个人并不妨碍他人的生活方式和个性给予足够的尊重和接纳,各种心理问题就接踵而来了——因为…心理问题,就是因为“太纠结”才出现的呀。

十五年来,我的广播节目、电视节目、自媒体节目,我的公众微信“青音”、我的网络视频节目《听青音》、我的大学公益演讲、我的企业心理培训,甚至我的“音符爱计划”公益项目,其实都是在做着同一件事——让人们放下多年来被父母、被师长、被周围环境和内化到自己心里的“别人的目光”搞出的那些个“纠结”,学习跟自己和解,进而跟这个世界和解,从爱自己开始,学会爱他人和爱这个世界!亲爱的你知道吗?这也就是心理学的全部意义了。

《听青音》、《学习爱》、《辣问爱情》这三本书得以再次这样新崭崭地跟大家见面,以下是一些俗气的感谢,但是写的时候,我的眼睛却湿了…

感恩我的父母,他们相濡以沫的爱情和教师职业的天真,多年来一直滋养和保护着我,让我对这个世界始终保有最淳朴的相信;

感恩我的职业——广播主持人,它的沉静和淡然,让我在每一个疲惫焦灼的难耐时刻,保持着我的步调,不跟随、不讨好、不荒腔走板;

感恩我的单位——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它的厚重笃实的大家风范,让我避免了浮躁和张扬,坚持着最朴素的初心;

感恩我的听众、观众、粉丝和读者们——夜空下最美的画面,除了星光,就是那些你我的心灵彼此辉映的时刻;

也特别感恩人大出版社主动提出要给这三本书再版,小小雏菊能优雅绽放,承蒙有人欣赏有人爱;

更要谢谢责编张宏学老师,谢谢您对读者如此尽心、对心理学如此热爱,也谢谢您喜欢我的语言和文字。

这套书共三本,《学习爱》是著名心理专家贾晓明老师和我在节目中的对话实录,这本书据说在心理咨询师的圈子里已经是曾被多人分享、复印、传阅的“红宝书”了,这次出版,是它的第三次;

《辣问爱情》,这本书是著名的积极心理学派心理专家汪冰和我共同完成的一本“恋爱大参考”,是国内第一本分别由男女两位心理工作者分别从不同的两性视角探讨同一个情感难题,每篇以“微博”做药引子,以心理学的分析梳理作为苦口良药,男男女女的情爱世界,我们不再隔岸观火;

《听青音》,这本书是我八年前出版的自传,至今还有网友们在网上当拍品收集,这次除了青音如何成长为“青音“的心路,除了我和那些心理学界的前辈们的故事之外,又加进了我这几年通过公众微信“青音”发布的一些专栏文章,都是生活平常小事中我自己总结的“小道理”,希望对你有用;

“我是青音,但‘青音’不是我”,十五年来我一直坚持把节目里的自己和生活中的自己分开,现在回望,我想这是对的。“青音”做得好理所应当,不被大家喜爱是我的工作不及格,这许多年,也感恩节目里那个睿智的“青音”滋养和帮助着生活中普通平常马虎执拗的缺点一箩筐的我。

每个人的生命中都有一些格外闪亮的时刻,而我的“闪亮的日子”,全都是因节目而结下的缘:

2009年5月,上海,某心理学国际研讨会。

一位在大会上代导师宣读论文的来自美国哈佛的年轻学者,见到我后情绪激动的一定要跟我合影,他说:“青音姐,高三那年爸妈闹离婚每天晚上吵架,我趴在洗衣机上一边写作业一边流泪,是在你的声音的陪伴和支撑下才坚持考上了大学…所以,我选择了心理学专业,希望我能像您一样成为能给别人带来力量的人……”

2012年11月,北京,清华大学讲堂。

我的关于大学生恋爱与成长的讲座结束之后,进入提问环节,一位年轻教师站起来说:“青音姐,我从高二开始听你的节目,那时候还经常做笔记,一晃有11年了,现在我在清华做辅导员和班主任,我开导我的学生的时候,都是用从您节目里学到的人生道理,学生们都很喜欢我……”

2013年11月,西安,新华书店新书签售会。

当我忙不迭地签名售书、跟听众合影的时候,一张纸条递了过来:“青音,那些年状况很糟的时候,是你的节目给了很多安慰和鼓励,现在每每打开收音机,知道你还在电波里,觉得人生很值得欣慰。今天我不想打扰你,只是来看看你,就像看望一个老朋友……”

2012年12月,我下班打上出租车,师傅突然说“姑娘,如果你不着急,能不能车靠路边等我一会儿,我有糖尿病,刚才拉活儿没顾上吃饭,这会儿饿的手发抖,我就啃两口面包就得”,他在车边啃面包的时候,我去小书报亭给他买了一瓶矿泉水递给他,心酸的想“这是谁的父亲?又是谁的丈夫呢?”,然后我把这件事发了条微博,被转发了四万多次…

2013年7月晚上九点多,我出了地铁等半天没有出租车,我询问在地铁口摆摊儿的一位中年男子这地方到底有没有出租车,那位男子告诉我耐心等,然后略带恳求的望着我“大姐,我这儿还两条裙子,你如果不嫌弃,能都买了吗?不贵,就30一条。我带着闺女出来摆摊儿,孩子得回去写作业呢,我想赶紧收摊儿”,我望了望他身边在跳房子的小姑娘,买下了他最后的两条裙子。我把这事儿发了微博,后来以“生命中你有帮助过别人的时刻吗?”为标题做了节目,承诺把裙子送给最有爱的听众,那集节目,我收到了七万多条的回复…

感恩生命中这些闪亮的时刻,生命不是件容易的事,还好,有你,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