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无法免于恐惧,但至少忠于我自己

今天接着说“做自己”。其实大多数人对“做自己”都是有恐惧的,我们来听听著名心理学家罗杰斯的总结:


人们对于“做自己“的恐惧建立在两个错误的认识上。


第一,一定有一个完美的终极的“自己”在前方等着,很多人认为,所谓的做自己,就是要时时刻刻保持着最好的状态给别人看,而且这个状态还必须是恒定不变的,因此人们对自己糟糕的负面状态比如沮丧、低落、愤怒、悲伤总是非常不接纳,觉得那是错误的、是对他人有伤害的、是不应该的,因此负面情绪还没被排解掉,自己就先开始觉得内疚了,其实这是天大的误解,好的状态和不好的状态都是你,只要是真实的不戴面具的不压抑的不扭曲的,就是对的。


第二,人们往往认为“做自己“等于以自我为中心的自私,而自私是可耻的,因此做自己是有害的,这也是更加常见的误解。所以社会并不鼓励人们做自己,社会、家庭总是会规定好人生模式,人们照做就对了,假如你不照做,或者常常反思我就非得结婚吗?我非得喜欢异性吗?我非得生孩子吗?我非得跟别人一样生活着吗?那么你就是别人眼里的奇葩了。可是对人伤害最大的,并不是你真的做了什么,而是你想做却不能做的时候那种扭曲压抑的状态,因此产生的负能量才是真正能毁掉一个人的。

 

所以,但凡能成功的人,都是非常懂得跟随自己内心的人,他会凭直觉去感受、去表现、去做选择、去爱或者不爱,这种我行我素其实是一种对自己有限生命的珍惜,而往往他越珍惜自己的时间和生命,就越不会去侵占和浪费别人的生命,因为他的注意力都在让自己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发光发热上,没那么多闲工夫去破坏他人,而对那些明明是让彼此都浪费生命的事,绝对不纠结,尊重自己,因此尊重他人,爱自己,因此会爱别人。你可能会说,那有些人欲望膨胀是怎么回事?那是因为他之前的欲望被压抑的太多了。


这一生里,你不可能让所有人满意,但你至少可以忠实于你自己,而当你忠实于你自己的时候,你的充满活力的生命状态一定能给更多人带来更多积极有益的影响的,而假如每个人都先做好自己,这个社会就已经很好了,你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