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宾·威廉姆斯走了,抑郁症你知道多少呢?

一大早,打开朋友圈,被罗宾.威廉姆斯刷屏,依稀记得他在电影《死亡诗社》中让学生们站到桌上的桥段,并大声的告诉他们:“当你以为你知道某件事时,你必须再以不同的角度看它…孩子们,你们要努力找到自己的声音!”好可惜,这一次,他没能为自己找到新的看待世界的角度,他向抑郁症妥协了……

除了难过和沉重,关于抑郁症,我真的很想跟你再多说点什么,于是我今天放弃了发布语音,改用文字的形式,带你走近“抑郁症”,跟我来——

我大概是国内第一个长时间的、系统的把抑郁症的相关知识普及到全国的媒体人,那是1999年,那时我还没完全毕业。

当时,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星星夜谈》(后来更名为《情感世界》)是仅次于《新闻和报纸摘要》、曾一度位列收听率第二名的节目,我很荣幸,是这个知名心理节目的主持人。当年,李子勋、杨凤池、贾晓明、唐登华、陶勑恒等现在在国内赫赫有名的心理学大师,当年是我节目的常客,我们每周见面、聊心理话题、梳理听众来信、做心理访谈,《亲子关系心理》、《青春期心理》、《认识神经症》、《学习爱》、《情绪与情感》、《我是女生》等一系列的心理访谈每天跟全国听众见面——我是最大的受益者,因为我每天都在做心理节目、每天都在跟着大师们上“心理课”。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知道了“抑郁症”这个词,知道它不是简简单单的“想不开”或是“性格太内向”,它是心灵感冒,每个人都有可能得上,但是它病程长、易反复、需要配合药物,而且,它有着极大的杀伤力——会导致自杀。可那时候,人们普遍认为看心理医生是“疯了”的人才会去做的事,而抑郁症?噢!怎么可能?!因为“不高兴”要去看病?简直是羞死人了!


后来,我的身边也陆陆续续出现了好几个不同程度地患有抑郁症的朋友:

那个曾给我写信来跟我倾诉我“活着真是没意思”的大学同学,在他当上副科长的第二天,吃了安眠药,永远离开了;

那个半夜打电话来跟我说想杀死新生小宝宝的闺蜜,后来在我介绍的心理治疗师的帮助下,花了一年半才抑制住了产后抑郁症;

那个来上我节目的知名演员,曾因为全身大面积烧伤导致抑郁症,好在是家人的爱把他一次次从死亡边缘拉了回来,可他来上我节目时提到抑郁症,依然泪流满面;

那个干练果敢的我的一位大姐,因为女儿抑郁症闹自杀,她在七月流火的大太阳底下,绝望的一边痛哭一边给我打电话求助,花了三年的时间,现在病情得到控制;

还有我的那位不久前刚刚得知患上抑郁症的好友,她其实是那么伶俐机敏、那么才华横溢……


说了这么多,不是为了吓你,而只是为了告诉你——抑郁症很常见,千万别忽视,它就在我们身边!

以下的部分是我15年做心理节目和后来成为心理治疗师之后的对抑郁症的点滴感受和收集到的相关常识,你还有耐心看完吗?那好!


一、 什么样的人容易得抑郁症?

我跟很多心理治疗师的同行聊过我们所碰到的抑郁症的患者,大都是一些相当聪明的、出色的、敏感的人,他们往往追求完美,对自我有着极高的要求,很在意外在评价,容易陷入自我纠结,而且…他们很善良很好相处,他们的好脾气让他们向外发泄愤怒的能力退化了,他们愤怒常常是内指向的,即攻击自己!

听到抑郁症别害怕,它很常见,它就像心灵感冒,每个人都有可能碰到(我又说了一次,ok?!)。但它的出现一般情况下都会有表面上的诱因,比如失恋、失婚、失业,或是一次不大不小的挫败、多多少少对自我现状的不满,于是很长时间“怎么也看不开”,平时乐意做的事也不想做了,甚至正常的睡眠、吃饭、洗脸洗澡和社交都成了“好讨人厌”的事,有些人还伴有莫名其妙查不出原因的躯体症状,比如头疼、头晕、呕吐和无法跟人言说的身体上的难受,假如这种状况持续的时间超过了两周以上,小心哦,抑郁症来敲门了!

请一定注意,抑郁症不单是“心理因素”,起主导作用其实是“生理因素”,通俗点说,是你的大脑中的一种叫做“快乐因子”的物质分泌的不正常了,它的学名叫“多巴胺”。所以,别指责自己“怎么这么想不开”,先让精神科医生给开点药,把“快乐因子”多巴胺给找回来吧。


二、 得了抑郁症怎么办?

首先,去做诊断!我告诉你“精神科医生”和“心理医生”的区别——

精神科大夫:有系统的医学训练背景,拥有精神科诊断权和药物处方权。所以当你怀疑自己或身边的朋友患有抑郁症,你要去当地的精神科(抑郁门诊)去做诊断、拿医嘱。

心理咨询师:心理学背景,接受过系统的心理咨询训练,无诊断权和药物处方权。提供心理咨询服务。当需要配合心理咨询时,你要寻找心理咨询师进行(中长期)咨询。

其次,吃药——百忧解和帕罗西汀这些抗抑郁的药物副作用相对小,但是它能帮你把“快乐因子”找回来。别一提吃药就眉头紧锁,你离“精神分裂”还远着呢!你感冒了就能接受吃抗生素消炎,你得了抑郁症,为什么就不能吃点药“消消心理上的炎”呢?不过,抗抑郁的药物务必要先去找精神科的医生诊断了之后才可以吃,务必遵医嘱,而且务必不能觉得自己貌似好了,就随意停药!“何弃疗”用在这儿绝对不是调侃你,是让你为你自己负责!

最后,去找心理治疗师——这一步要和吃药同时进行,抑郁症的出现,其实也是一个让你更了解自己的机会,我知道你因为失恋了去瞧心理医生肯定不好意思,这下你可以名正言顺地享受心理服务了。不过,心理治疗师有不同的流派(比如我,是家庭治疗学派,你来找我解梦做精神分析什么的,我就做不了),每个学派有不同的治疗方法和技术,况且每个心理治疗师也是人,有不同的个性和背景,所以,要跟心理治疗师慢慢磨合,去寻找跟你的气场相合的,建立一个长程的心理治疗关系,慢慢来。


好了啦,我知道你在顾虑什么,我可以很负责的告诉你,那些什么“心理治疗师”爱上“来访者”的故事纯属瞎编的,专业的心理治疗师首先要处理的就是“移情和反移情”,你想没事给她打电话跟他吃饭跟他在治疗时间约见面根本完全没可能,不是因为心理治疗师的时间是算钱的,不跟来访者建立治疗之外的人际关系——这是心理治疗的“行业规矩”,是基本的职业操守!所以,放心去吧,跟这个“不远不近”的朋友好好聊聊你自己!


三、 假如你身边有的抑郁症的朋友或家人,你能做什么?

这个部分我短短的说,知道你也看累了——

首先,不要鼓励她“要坚强!”你的鼓励就等于对他的批评,她会因为自己没有快快好起来而更加“自责”,这是会加重她的病情的;

其次,给她尽可能的24小时的看护和陪伴,或者非常明确的告诉他“你无论什么时候需要我,我都在”,其他的,遵医嘱;

最后,你要跟他一起“带着症状去生活”没有人会因为感冒就把自己关在黑屋子里跟自己死磕对吧?!你要帮助他尽可能的建立规律的饮食和睡眠、带他多运动、带着他社交,甚至可以交给他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


写到这儿,我想起了罗宾.威廉姆斯在《死亡诗社》中的那句台词:To be a sailor of the world, bound for all ports。

做一个世界的水手,游遍所有的港口。

Oh, to have life henceforth the poem of new joys。

哦,让生活从此变成一首欢乐的诗。

亲爱的,欢乐其实是件挺不容易的事,不过即便再难,我们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