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圈里的心理秘密

最近我迷上了各种厨房手艺,烤面包、烘蛋糕、做甜点、蒸包子、烙糖饼….还有各种各样的创意菜谱,都成了我的心头所好,不是因为变贤惠了(当然,原本俺也算贤惠),只是觉得那样亲手花时间花心思做出来的食物,将来无论是爱人家人还是朋友,都能透过我的厨房创作感受到我热腾腾的心,因为现实生活里,每天寄生于电脑前和手机上的我们,这样的机会真的不多了!


我不能妄下断言,越来越网络生存的我们将来的情感生活会变成什么样子,我只知道,有时候,我更像是别人的一只养在手机里的“电子宠物”,忙时不理、闲时逗逗,当然,有时候,我也是这么对待别人的!


一个让我记忆深刻觉得迫切需要反思的时刻发生在一个深夜里:

手机突然响了一声,是一个不怎么认识的微信友人跟我诉说他的妻子最近好像有忧郁症,问我能不能让妻子跟我说说;


过了一会儿手机又响了一声,是一个不怎么认识的微信友人向我打听考传媒大学的事,问孩子考试我能否帮忙;


接着手机又响了一声,是一个不怎么认识的微信友人说他是个年轻的主持人,说主持节目总是紧张问我有什么办法没有;


接着手机连着响了好几声,是一个不怎么认识的微信友人把我拉到了一个更加不认识的一群人的群里,然后一堆完全不认识的人就这么聊上了….


那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这些“友人”都生活在微信里,而且,并不怎么认识!说实话,那个晚上,我心里真的开始烦恼了......


要说手机真是个好东西,尤其是微信的出现,它让我们足不出户便知天下事,让我们的社交成本一再的降低,低到不需要花一毛短信的钱,只要有了wifi和流量,我们就能广交天下朋友!


可是,当社交成本变得廉价了之后,我们是否将人与人之间的交情也看得廉价起来?没什么交情就可以不管不顾的开口倾诉求排解、并不怎么认识就可以理所当然的开口求人办大事?


在古代,人们想要互相结识,是需要设宴抚琴、烹茶煮酒的,是需要骑马翻越好几座山、走几十里路、鸿雁传书许久许久的;


在从前,我们想要相识,是需要有介绍人、有书信、有往来或者是同劳动、共患难的,是需要今天你家里的小孩子没人照看我来帮忙带一带,明天我家里买米买面换煤气罐需要你家里男人帮忙扛一扛的;


那个时候的我们,在人际交往上,是需要花时间、花精力、花体力的,是需要用心的,而现在呢?我们花点流量,就叫交往吗?微信聊聊就叫感情吗?


成本变低,自然不懂得珍惜,这样的情感世界,是我们要的吗?


我打算继续苦练我的各种厨艺,因为我很担心,将来有一天,我变成一个除了发送各种符号表情,越来越不会笑的人…


附上一首我很心爱的诗跟你分享:


《在古代》

作者:翟永明


在古代,我只能这样

给你写信并不知道

我们下一次

会在哪里见面

现在我往你的邮箱

灌满了群星它们都是五笔字形

它们站起来为你奔跑

它们停泊在天上的某处

我并不关心

在古代青山严格地存在

当绿水醉倒在他的脚下

我们只不过抱一抱拳彼此

就知道后会有期

现在,你在天上飞来飞去

群星满天跑碰到你就象碰到疼处

它们象无数的补丁去堵截

一个蓝色屏幕它们并不歇斯底里

在古代人们要写多少首诗?

才能变成崂山道士穿过墙

穿过空气再穿过一杯竹叶青

抓住你更多的时候

他们头破血流倒地不起

现在你正拨一个手机号码

它发送上万种味道

它灌入了某个人的体香

当某个部位颤抖全世界都颤抖

在古代我们并不这样

我们只是并肩策马走几十里地

当耳环叮当作响你微微一笑

低头间我们又走了几十里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