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爱,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一位社会心理工作者跟居委会热心大妈最大的不同是:他永远不会从道德和俗常的角度去妄加评断任何人的烦恼和个人选择是对还是错,是应该还是不应该,不批判、不指点、不引导、不替人做选择——所以,“人生导师”和“心灵鸡汤”其实都和真正的心理工作者没什么关系,他们只按照科学的心理规律来帮助你看清你的“纠结”,让你自己找到解决自己问题的出路,和解或是结束,随你。当然,这也可以作为你判断这人到底是“真心理”还是“伪导师”,他灌输给你的到底是“科学”还是“鸡汤”的依据。


心理工作者会发现很多人性中的幽暗秘密,甚至会挑战世俗价值观,比如——

过度的付出其实是索取;

假装弱势其实是一种手段或者是控制;

长期拉锯的婚外情里,夫妻二人其实已不自觉成为“合谋“的既得利益者;

父母的爱其实不一定是“无私”和“伟大”的;

一个人不爱自己,对所有人的爱其实都是“假象”;

……

社会心理工作者们一次又一次不厌其烦、不惧责难的向公众普及这些“人性的秘密”,其实是为了让人们活的更本真,也更懂爱。


当然,他们还有一个工作,就是不停呼吁这个社会消除对“少数”的歧视和偏见,呼吁善待“少数”,比如——同性恋。


很幸运,我是个心理工作者,不过,作为个体,我是异性恋。

让异性恋理解同性恋,就跟把香蕉改成苹果一样困难,我也不例外。虽然在节目中,我帮助过不止一位同性恋听众;在心理咨询中,我也面对过同性恋来访者,但是作为个体,我还是很难感同身受这到底是怎样一种人类情感,因此坦白说,我也不太容易做到真正的同理心。


不过不理解,不等于可以不尊重,而尊重是一个社会文明的基本。但遗憾的是,我们的社会文明其实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样进步的那么好那么快,它还存在着相当多的“多数”对“少数”的歧视、偏见、辱骂、甚至攻击…于是“少数”们躲了起来,而这却是更大的危害!

10月30号,苹果公司CEO蒂姆·库克 (Tim Cook)在《彭博商业周刊》上的专栏文章里公开表示自己是同志。这种“公开同性恋身份”的做法,就是“出柜“,意思是不再“躲在阴影和黑暗里,选择了站在阳光下,接受世俗评判”。


他的掷地有声的文章很像一束光,这束光让我想起去年7月我在旧金山看到的“全美同性恋大游行”的壮观场面。摇滚、花车、呐喊、半裸、全裸…从芝加哥到纽约再到旧金山,从早十点到晚七点,所有大公司全部参与,所有主要道路全部封闭,持续整整两天。在那个场面里,看不到任何下流、猥琐,没有任何歧视、偏见,同性恋游行者和异性恋游行者携手走在阳光下,用最尊重生命的姿态告诉这世界——人,是平等的。


那一刻,我好感动,不是因为同性恋者,是为生命本身,因为自由。


有句话我在节目里讲过一千次,我会不厌倦的再讲一万次:

“当我们这个社会,不再以一个人既不违法法律、也不妨害他人的性行为、性取向和性癖好来评判一个人的人品和道德的时候(看清楚前提噢),我们这个社会就真正文明了!”


来看看这首诗吧,来自电影《四个婚礼和一个葬礼》,它感动了我这个异性恋者。

在女主角凯丽(Carrie)的婚礼上,加雷斯(Gareth)心脏病突发去世,这段文字节选于他的同性恋爱人马修(Matthew)在他葬礼上的致辞:

“把时钟停住,把电话切断,给狗儿一块骨头别让它吠叫,把琴声凝住在低沉的鼓声中,把棺木抬出来。让送葬者进来,让盘旋的飞机在头上呜咽,在天空上潦草的写着:他死了。在鸽子的脖子上挂上蝴蝶结,让交通警员戴上黑手套。他是我的南北西东,是我作息的意义,是我的日夜欢唱的内容。还以为爱可以天长地久,我错了,繁星已经无用,把它们熄灭吧,收起月亮,掩盖骄阳,把海水抽干,把林木扫掉。从今以后,世上再无美事…”